法律咨詢電話

010-68938188

最高人民法院最新判決: 股東之間訂立的減少出資額的協議對公司是否有約束力
標簽:股東之間訂立的協議只能約束該股東,不能作為公司的意思表示,按照公司章程的規定717    發布時間:2019-03-11
案件來源

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民終209號民事判決書
 
裁判要旨

1.一般情況下,股東和公司作為相互獨立的民事主體,兩者在財產和人格上相互獨立。兩者的意志也應當是相互獨立的,股東之間訂立的協議只能約束該股東,不能作為公司的意思表示,不能約束公司。

2.但本案的特殊性在于,公司自始只有簽訂協議的這兩個股東,且公司按照公司章程的規定召集召開董事會作出減資的決議存在客觀障礙。故公司100%股東的意思表示應推定為該公司的意思表示,股東之間簽訂的《協議書》的內容可以約束公司。
 
案情簡介

1. 2010年10月22日,福山國有資產公司(中方)與艾費爾國際公司(外方)簽署艾費爾煙臺公司章程,約定設立艾費爾煙臺公司,公司的組織形式為有限責任公司,投資總額為人民幣66000萬元。福山國有資產公司認繳出資人民幣19800萬元,占注冊資本的30%;艾費爾國際公司出資折值人民幣46200萬元,占注冊資本的70%。其中,福山國有資產公司以現金出資,應在工商局簽發公司營業執照后30日內全額繳清出資。

2.2010年12月1日,山東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向艾費爾煙臺公司頒發企業法人營業執照。

3.2011年11月18日,福山國有資產公司與艾費爾國際公司簽訂《協議書》,主要約定:中方出資分為兩期,一期出資人民幣4000萬元,在本協議簽署后一周內出資到位;二期余款15800萬元,中方在一期出資后20個月內出資完畢;如中方無法按合同履行二期出資義務,且無法找到第三方投資者代替中方投資,中方在艾費爾煙臺公司的股份相應變更。

4.2012年4月25日,福山國有資產公司與艾費爾國際公司簽訂《確認書》,內容為:因艾費爾煙臺公司要到山東省商務廳、山東省工商局辦理更換過期營業執照,需要對艾費爾煙臺公司的《合資合同》和《合資章程》中關于雙方出資期限作出修改,所以雙方在2012年4月23日簽署了《合同修改方案》和《章程修改方案》,該修改方案約定雙方應當在首期出資后兩年內繳足余下出資。現雙方確認,雙方在2011年11月18日簽署的《協議書》仍然有效。

5.2013年4月28日,福山國有資產公司向艾費爾國際公司出具《關于變更艾費爾煙臺公司中方出資股份的函》,內容為:艾費爾煙臺公司項目在雙方共同努力下已經取得了一定進展,待研發中心環評通過后即可開工建設。在廠房建設過程中,福山國有資產公司已經投入了大量資金,由于資金緊張將通過融資方式籌措資金,以保證廠房建設順利進行。因此已無力再履行二期出資義務,而且也未找到第三方代為出資。按照《協議書》“如中方無法按合同履行二期出資義務,且無法找到第三方投資者代替中方投資,中方在艾費爾煙臺公司的股份相應變更”的約定,福山國有資產公司決定減持在艾費爾煙臺公司的股份,并在本年度艾費爾煙臺公司年檢時,一并完成相應變更手續。

6.另查,艾費爾煙臺公司章程第二十條規定,董事會是公司的最高權力機構,決定公司一切重大事宜。……董事會行使的職權包括下列事項:……決定公司注冊資本的增加、減少、轉讓……
 
審理過程

1.2014年,艾費爾煙臺公司向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福山國有資產公司向艾費爾煙臺公司繳付所認繳的出資人民幣15800萬元。經審理,一審法院判決駁回艾費爾煙臺公司的訴訟請求。

2.艾費爾煙臺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訴。經審理,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爭議焦點

本案的一個爭議焦點是,2011年11月18日兩股東簽訂的《協議書》是否對艾費爾煙臺公司具有約束力。

艾費爾煙臺公司認為,《協議書》是股東之間達成的協議,并不代表公司意志,對艾費爾煙臺公司不發生效力;在公司章程未經依法修改之前,未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必須按公司章程按期足額繳納認繳的出資額。

福山國有資產公司認為,2011年11月18日《協議書》已生效,該協議是福山國有資產公司與艾費爾國際公司對認繳出資的真實意思表示,艾費爾煙臺公司對該《協議書》系明知、認可且一直按照該協議內容執行。
 
法院觀點

最高人民法院在判決書中指出:
1.福山國有資產公司與艾費爾國際公司于2011年11月18日簽訂的《協議書》,屬于雙方對艾費爾煙臺公司的注冊資本、股東認繳出資額等事項的重大變更。

2.艾費爾煙臺公司章程第二十條規定,董事會是公司的最高權力機構,決定公司注冊資本的增加、減少、轉讓。根據該規定,中方股東(福山國有資產公司)減少出資,涉及到公司注冊資本的減少問題,應經過董事會決議同意。本案中,并無證據證明艾費爾煙臺公司召開董事會會議討論上述事宜、作出同意的決議。

3.一般情況下,股東和公司作為相互獨立的民事主體,兩者在財產和人格上相互獨立。因此,兩者的意志也應當是相互獨立的,不能將兩者意志等同,股東之間基于自主意思表示訂立的協議只能約束該股東,不能作為公司的意思表示,不能約束公司。

4.但本案存在下列特殊性:一是合資公司艾費爾煙臺公司自始只有簽訂2011年11月18日《協議書》和2012年4月25日《確認書》的兩個股東。二是根據艾費爾煙臺公司章程第十八條的規定,公司董事會由六名董事組成。其中中方委派兩名,外方委派四名。董事會成員分別代表中方股東和外方股東的意思表示。三是本案合資公司的中方股東和外方股東之間出現糾紛,且外方股東占絕大多數比例,外方股東所派人員為董事長,故召開董事會討論和批準中方股東不再出資和公司減資存在客觀障礙。如果不存在該客觀障礙,由于持有公司100%表決權的股東已達成協議同意中方股東福山國有資產公司不再繳付15800萬元出資,故在正常情形下,可推定艾費爾煙臺公司會召開董事會。因公司董事均系由上述股東選派,代表上述股東的意思表示,也可推定,董事會會作出同意2011年11月18日簽訂的《協議書》內容的決議。

5.由于召開董事會討論和批準中方股東不再出資和公司減資存在客觀障礙,上述程序不能依法進行,故艾費爾煙臺公司100%股東的意思表示應推定為該公司的意思表示,2011年11月18日簽訂的《協議書》的內容可以約束艾費爾煙臺公司。

6.本案是公司訴求股東承擔繳足出資責任的出資糾紛,屬于公司與其股東之間的內部糾紛,故應以當事人之間基于真實意思表示訂立的《協議書》作為判斷案件事實和當事人權利義務的主要的依據,并據此修改公司章程。公司章程尚未修改并不足以否定上述《協議書》的合法性和上述《協議書》對艾費爾煙臺公司的約束力。

7.艾費爾煙臺公司關于福山國有資產公司應承擔繳納15800萬元出資責任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相關法條

《公司法》第二十八條第一款:股東應當按期足額繳納公司章程中規定的各自所認繳的出資額。股東以貨幣出資的,應當將貨幣出資足額存入有限責任公司在銀行開設的賬戶;以非貨幣財產出資的,應當依法辦理其財產權的轉移手續。

《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十三條第一款:股東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公司或者其他股東請求其向公司依法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第三條:合營各方簽訂的合營協議、合同、章程,應報國家對外經濟貿易主管部門(以下稱審查批準機關)審查批準。審查批準機關應在三個月內決定批準或不批準。合營企業經批準后,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主管部門登記,領取營業執照,開始營業。

《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第十五條:舉辦合營企業不涉及國家規定實施準入特別管理措施的,對本法第三條、第十三條、第十四條規定的審批事項,適用備案管理。國家規定的準入特別管理措施由國務院發布或者批準發布。


本文來源于網絡。

評論專區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評論專區

案件診斷

10分鐘內回應,先了解需求,再分配律師

做什么副业能赚钱 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广西快乐十分预测器 好彩1开奖记录 超级大乐透app下载 广东体彩快中彩开奖 北京pk拾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大小 快乐双彩走势图 广西十一选五计划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一定牛 广西11选五开奖号码 北京赛车计划软件 山西体彩11选五走势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全部 天天娱乐电玩城 河北燕赵20选5开奖结果今天